許磊(日照市五蓮縣人民法院研究室科員)
  那個冬天特別冷,早晨剛進辦公室,同事告訴我有位大爺等我很久了。只見一個老人頭髮花白,棉襖有些地方已經露出棉花,緩緩朝我走來。他不說話,哆哆嗦嗦遞給我一疊報紙,用充滿祈求的眼神望著我。那是一年前的報紙,上面登著我寫的有關假離婚真逃債的內容。原來是他,哪是老大爺呀,他女兒才十幾歲,他頂多四十幾歲,一年不見竟變成這樣。
  當時我還是法庭的書記員,遇到一件交通事故案,受害人是個13歲的小姑娘,上學路上被一輛貨車軋傷腿,因受傷嚴重腿被截肢。肇事者一回去馬上與他妻子離婚,並把所有財產全部轉移給妻子。開庭時,被告沒到庭,小姑娘坐在輪椅上默默流淚,她母親在地上聲嘶力竭地哭喊,父親則蹲在牆角無聲地抽煙。作為在場唯一的女工作人員,我走上前給小姑娘擦了擦眼淚,她抬起頭來看著我,那祈求的眼神讓我終生難忘。
  主審這個案子的是一名老庭長,實在看不過這個場面,馬上跟院長彙報案情,當天便帶上幾個法警去查封被告的財產,因為被告有兩輛車和一家店鋪,完全有能力賠償,作為記錄人,我也跟著去了。
  在那個陌生的小縣城,我們好不容易找到被告的店鋪和住址,卻是大門緊鎖。我們幾個人餓著肚子等到下午也不見人影,心裡沮喪極了,正當無功而返時,老庭長突然說,“快跟上前面那輛車。”我們睜大眼睛仔細一看,車牌號正是被告登記所有的車。警車拉響警報截住對方,被告與他的妻子從車裡抱著孩子走了出來,很明顯他們是假離婚。在老庭長苦苦勸說下,被告到庭,也終於與原告達成賠償協議。案子結了,我們鬆了口氣。過後我針對這一案例寫了幾篇關於假離婚真逃債的報道,因為案例很典型,先後被幾家報社刊登。
  這位父親拿著一年前的報紙來找我乾什麼呢?過了好久他才說,“閨女,這是你寫的吧,這報上都登了,法院也判了,為什麼就是不給錢呢?”原來,案子結案後,因為被告離婚並把財產轉移給妻子,自己躲了起來,法院一直沒法執行,受害人一分錢賠償款也沒拿到。為了女兒,這一年來他不停地奔波,人也蒼老了許多。看著他那雙失望的眼睛,我能說什麼呢,他收集的報紙是幾家不同的報社發行的,儘管我並沒有寫當事人的真名,但還是被有心的他給發現。這幾份報紙比起法院的判決書在效力上微不足道,他卻當成寶保存了起來。
  他是那麼的信任我,在索要賠償款未成的情況下,抱著一絲希望,拿著報紙根據署名找到了我。“閨女,你能不能給問一下,到底咋回事,我閨女說你是個好人……”他欲言又止,顫顫巍巍把那幾份報紙仔細裝入包內,慢慢走出辦公室。
  那位父親走後,我心裡一直放不下,腦海裡全是那個小姑娘,便直接到執行局去問了一下案情,囑咐他們務必快點找到被執行人,承辦人聽了後很受感動,答應我一定全力幫忙。
  一個月後,我剛進辦公室,那位父親又來了,難道事還沒解決嗎?“閨女,拿到賠償款了,謝謝你,謝謝法院。”原來被執行人厭倦了躲藏的生活,在執行人員的耐心勸說下,終於交付了賠償款,小姑娘安了假肢,這位父親終於可以鬆口氣了。他從包里拿出一包紅棗和一張畫,“這是我閨女給你的。”怕我不收,他塞到我手裡,就急忙走了。那張紙上畫了長著一雙翅膀的一個小姑娘在跳舞,上面寫了一行字,“謝謝姐姐,我又重新上學了。”
  本報記者 王裕奎 整理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索賠一年未果,他老了十幾歲)
創作者介紹

ti73tildb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